H.F

中土,神夏;可逆不可拆。

©H.F
Powered by LOFTER

成都中土con

再过一两年,你将看到一些现在还产出的人消失在社交平台上,神不知鬼不觉的;当大家仍在漫不经心地生活时,你渐渐习惯了对方的忙,习惯了停更,习惯了催坑而无果……你给ta说一些曾经共同热爱的而对方回复得越来越苍白无力,看似例行且敷衍。于是,你不会再热脸贴冷屁股了。而八九年后,你才有可能不幸且感慨地意识到,在这种使自己活得更好而赚钱的迫切面前,“狂热”是多么分散注意力的一件事情。

活动微博:@中土Con

成都场QQ群:635162559

        开始售票啦!指环王加长版3部158元,指环王+霍比特人六部加长版300元。交费方式为支付宝转账(没有支付宝可以走其他线上汇款方式)交费请备注ID,人数,场次,会根据付款顺序逐个私信选座,请保管好私信聊天截图,于活动当天领票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本微博号(@中土Con)或群主(QQ群:635162559)。

Reborn protocol:

8月.成都.约起来吧

Diary:

人之一生哪没个颠沛流离,你没遇上,无非是被保护得太好。

by sketchpilot

sketchpilot.tumblr.com

sketchpilot.tumblr.com/post/68130122685/tos-ks

谢 @爪喵 喵酱帮我找到=3=


20170630补充:

经过喵酱酱的仔细观察和分析,我们认为Mari Yang(Mari Y.)才是这个作者的大号。只想说,这位作者的风格太多变了,原创和同人的风格完全不一样,以至于一开始虽然发现了主站(Mari Y.),但都不敢相认!

所以,作者应该是:

Mari Y.  A sketch blog!  

More info: (about)  ---  Contact: myangogo @ gmail

有的图上作者会同时署两个名。其实直到现在都还在怀疑,到底sketchpilot是不是他某个博客的名字[捂脸]。

非常喜欢这位作者的画。一直舍不得改头像也有这个原因(原因之一)。万一不慎丢失,我又会后悔得绕地球一圈的。

【Celebrimbor/Annatar】父亲节(短篇完)

人物:Celebrimbor,Annatar

字数:2658

摘要:摊牌很牛逼的。

版本:《战地记者》AU中的一个小故事。


 @莲小黑 有个“全牌毛色的梗”。写了个小段。


大大的“静”字刷在墙壁上,所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耳朵里全是惨叫声。那惨叫跟脑袋里的轰鸣一样即隐约又真切,即遥远又一墙之隔,即白花花又昏沉沉。此起彼伏,连绵不绝,痛苦又绝望,还很惨烈。

心惊肉跳。

凯勒布里鹏握住手腕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在发抖。坐在塑胶椅上背靠墙壁但身体发抖,不由自主的。他的胃里充满了焦虑,脑子里尽是无数的担忧,而除了坐在一排蓝色的旧椅子上折磨手腕,似乎能做的...

图1:

2016-12-14 23:51 来自 微博 weibo.com

……写了一点文艺到政治不正确的人物笔记。#精灵宝钻# #Sauron# #Mairon##Annatar# 


我想把这种感觉写进去。即一切过去之后,牌回想起来,“安纳塔”和“索隆”这本来是同一人的情况下,他与对方的关系,那种恨不能钻到地底下去的别扭。但他又不得不忍受这种别扭,到后来竟然还渐渐习惯。违和感一直存在于作者读者和角色的心中,这是抹不掉的。2016-12-15 00:35

很有意思的是,当我自己提起“索隆”二字时,也不可避免地想到他在魔戒中的形象。影视的具现化让这个形象与邪恶紧密相连,以致于当谈到人物的多面性时,有一种违和感。但人物必然多面,这是我在思索时极力扭转的一个问题。从原著中寻找蛛丝马迹,托老也认为他在某一段时间里并非全然邪恶。2016-12-15 00:30

“第二纪元伊始,他[索隆]…确实并非全然邪恶。”他在托老看来是一个改革者,想要促成“重建”和“重组”。且那时候他“尚未被强制推行自我意志的傲慢和欲望吞噬”。(《未完的传说》)2016-12-15 00:30

图2:

2016-12-14 02:11

“第二纪元伊始,他[索隆]…确实并非全然邪恶。”他在托老看来是一个改革者,想要促成“重建”和“重组”。且那时候他“尚未被强制推行自我意志的傲慢和欲望吞噬”。 


图3:

ArtStation - 1920 - apocalypse day, Jakub Rozalski  

BGM:《Midnight Waltz》- Adam Hurst

 


笔记1:

2016-12-17 23:22 来自 微博 weibo.com

“在魔苟斯手下他大权在握。”冲着名和利去干某件事,可能只是大多数外行人的理解。 

笔记2:

2016-12-21 16:43 来自 微博 weibo.com

米尔寇总觉得是张上年纪的脸啦,而且是杰瑞米·艾恩斯(Jeremy Irons)铁叔那样的……然而索隆也是个五万岁的老头……所以这CP在我心里的清水程度可见一斑。 

笔记3:

“索伦也料到三戒必定是隐匿在精灵守护者的... 来自hui-feidelus - 微博  

摘抄1:

2016-11-15 19:39 来自 微博 weibo.com

“我做了一个梦,”Mairon若有所思地放下手中的锻造工具,转身对身边的友人说,“梦中的我正在独自建造一座砂石铸成的巨大仪器,大约是在描摹伊露维塔的投影。平原上正下着大雨,周围则是暴烈熔岩,就像阿尔达诞生之初、在诸维拉与大能者争战战后留下的那副模样。天空漆黑,巨灯还未建造,大地被火光照亮,雨水在接触地面之前便在高热中汽化成水雾。周围一个同伴也没有,奥力大人也不知去了哪里,曼威、瓦尔达、雅梵娜……都不在。只有我。面前的作品被雨水击打得面目全非,而我一直在被毁坏之初建造新的构件,就这样过了很久,一直做着同一件事情,沉浸在这件永远无法完成的作品中,直到再也无法分辨它与自己。”(摘自《Spiegel im Spiegel》by Morphym-原创)



Reborn protocol:

8月.成都.约起来吧

来个活动?


马上八百了,来个点梗吧。从来没弄过哒!

时间有限,长的来不了。咱就随机抽一个点梗,回馈一篇800字小短文。众位考官评评分,看看我作文功力退化没有。

【Thranduil/Legolas】醉(完)

人物:Thranduil,Legolas

字数:4666

摘要:等待王子归来的时间里,精灵王做了一个梦。

版本:弃稿(《Dark Paradise/深渊》的草稿之一。)

完成时间:2015/10/28


相关:#TL#Dark Paradise/深渊(一)

#TL# Dark Paradise/深渊(二)

#TL# Dark Paradise/深渊(三)END



文/hui.feidelus

时至今日,他们更愿意在白天狩猎,而非夜晚;但几千年前的夜间围猎曾经那么频繁,关于它的记忆依旧鲜活。精灵王醉了,醉倒在他的长袍广袖里。筵席已然散去,饕餮入梦,梦中一隅,犹自张灯结彩。...